首页 / 新闻 / 正文

一场输不起的竞赛:谁会在通用人工智能领域拔得头筹?

时间:2020-01-27 11:13 三言财经

摘要:北京时间2020-01-27 11:13 三言财经为您报道关于【一场输不起的竞赛:谁会在通用人工智能领域拔得头筹?】的具体情况和说明,www.aminoacid-jirong.com频道三言财经君以图文形式为您慢慢道来,本文关注焦点《》。

【编者按】作为一家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的公司,微软去年向人工智能领域的OpenAI投资10亿美元,就此加入实现通用人工智能的竞赛中。事实上,Alphabet和微软等科技巨头都在大举投资开发可能从根本上重塑商业世界的技术,但谁也说不准它什么时候会到来。对于这些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公司来说,即便没有赢家,实现通用人工智能也是一场他们输不起的比赛。

以下为文章正文:

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

微软已经是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的全球最有价值公司之一。去年7月,其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与34岁的企业家萨姆·奥尔特曼(Sam Altman)共同拍摄了一段简短视频。

但纳德拉此举并不是为了博得众人一笑。这段视频的目的是介绍与两位高管有关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微软对奥尔特曼所运营的旧金山初创公司OpenAI投资10亿美元。

“所以,我们的任务是开发通用人工智能,这种应用广泛的人工智能系统能够以超人水平完成很多任务,”奥尔特曼向纳德拉解释说。“我认为这将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技术发展。当我们拥有能够真正思考和学习的电脑时,将产生革命性的力量。”

通过微软大举投资于OpenAI,纳德拉也阐明了所掌管公司对这一使命的承诺。从战略角度来看,微软正式加入了与谷歌母公司Alphabet等少数几家科技公司的技术竞赛,争夺可能从根本上重塑商业世界的技术主动权。这场竞赛的结果很可能会决定微软、Alphabet或其他公司在20年后是否会成为全球最有价值的公司。

OpenAI的萨姆·奥尔特曼(Sam Altman)

纳德拉投资OpenAI的决定也是一个迹象,潜在表明微软靠自身努力保持人工智能技术前沿地位的举措正在失败。微软现在需要迎头赶上。

科技分析公司Forrester Research分析师克雷格·勒克莱尔(Craig Le Clair)表示:“这是为了把握住下一个巨大的技术财富池。”他将人工智能对社会进步的潜在影响比作电力的出现。纳德拉的竞争对手、Alphabet首席执行官桑德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要走得更远。皮查伊称人工智能对人类社会的影响“比火更深远”,是人类有史以来进行的最重要项目。

你大可以想象一下,将火这一发明变现能收益多少。现在想象一下,错过了将火变现的机会该是何等惋惜。

影响力巨大的通用人工智能

OpenAI是由奥尔特曼和特斯拉亿万富翁创始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等人于2015年创立的。虽然OpenAI的目标是开发通用人工智能,但该公司表示,它致力于以“造福全人类”的方式开发人工智能技术。基于此,成立之初的OpenAI是一个非营利性组织。然而,去年该公司成立了一个以营利为目的的分支机构,也就是微软所投资的实体。投资的条件是微软成为OpenAI所开发技术商业化的首选合作伙伴,并优先将通用人工智能授权给微软使用。

通用人工智能这一名称中的“通用”一词是为了将其与更为平庸的“狭义”人工智能技术区分开来。近年来,正是狭义上的人工智能为我们带来了Alexa和Siri数字助理等突破性技术,带来了面部解锁iPhone的技术,也让Facebook能自动标记用户上传的朋友照片。狭义上的人工智能系统还可以将亚马逊订单商品自动送到用户家里,并决定由哪个代理处理用户打给银行客服的电话。

在算法、数据科学和计算领域所产生的根本性突破,是目前两类人工智能技术令人兴奋的主要原因。但这两类人工智能的能力是截然不同的,目前存在的只是少数狭义上的人工智能系统,而通用人工智能仅存在于理论之中。

狭义人工智能经常被比作白痴专家:其只擅长于语音或面部识别等某一特定技能,而且需要输入成千上万的用例才能掌握这项技能。即便如此,这类系统仍有令人难以置信的价值,而且还在不断增加。麦肯锡全球研究所估计,到2030年,狭义人工智能的应用将使全球经济价值增加约13万亿美元。该机构表示,这将使狭义人工智能技术比19世纪的蒸汽机更具影响力。

但通用人工智能的价值还要高出许多倍。目前来看,通用人工智能仍是仅存于好莱坞电影和科幻小说的技术。如果真的成为现实,它将使当前狭义人工智能所产生的所有技术奇迹看起来就像石器时代的斧头一样原始笨拙。通用人工智能技术宣称将开发出能够完成几乎任何人类或超人类级别任务的软件。换句话说,这是一种能够快速掌握新技能的系统,可能只需要看一次演示或者只需要阅读要求,根本不需要进行任何训练,可以完全自主进行学习。

想象一下,你不再需要指派一个15人的特别工作组来决定应该在哪里建一座新工厂,而只需问问公司的通用人工智能。该系统将立即开始研究决策因素:离供应商和客户的远近、交通是否便利、土地购置成本、当地劳动力市场、税收优惠等。它将提出建议并生成一份解释原因的报告。它可以在几分钟内完成所有这些工作,而不是像人类小组那样需要几周甚至几个月的时间。然后,如果管理层同意,它将立即生成所有相关的工作通知来启动流程。

微软或任何其他公司所开发的这种系统价值将不可估量。OpenAI已经设定了回报的上限,最初的投资者可以获得100倍于他们投资的回报,其余的钱将用于旗下的非营利组织。当然,微软和OpenAI没有透露最终商定的确切上限。而正如马斯克自己曾警告过的那样,与核能一样,这种超级人工智能也可能是危险的。长期以来,通用人工智能一直是小说家、电影人、哲学家和未来学家惯常引用的素材。至少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它就一直是整个计算机科学分支的隐藏目标,这个目标有时甚至是明确的。在近期之前,通用人工智能一直是一个研究项目,从未成为一个商业计划。

现在,大型科技公司已经开始斥巨资开发通用人工智能。微软和Alphabet各自投资了独立研发实体,主要致力于开发先进的人工智能。Facebook投资了一个前景广阔的人工智能实验室。打车服务公司Uber、软件开发商Salesforce等公司也有规模较小的人工智能实验室。根据西雅图研究公司Mind Commerce的一份报告,到2023年通用人工智能的相关投资预计将达到500亿美元。

尽管许多计算机科学家认为,通用人工智能可能还需要几十年时间才能让投资产生效益。但是对于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公司来说,即便没有赢家,通用人工智能也是一场他们输不起的比赛。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新兴技术分析师戴维·史密斯(David Smith)表示:“这有助于增强人们对技术领导者和创新者的印象,让人们觉得公司处于前沿地位。”这种观念有助于科技公司推销云计算服务和招募工程人才。但是研究通用人工智能不仅仅是为了防御,其也有助于狭义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科技企业家、达拉斯小牛队老板马克·库班(Mark Cuban)投资了几家人工智能初创企业,他表示,“当你努力推进有关人工智能的研究时,就会对下游应用产生难以置信的影响。”

OpenAI的来由

2015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当时还在经营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的奥尔特曼邀请马斯克在硅谷中心的红木沙山酒店共进晚餐。从这个豪华酒店能够欣赏到圣克鲁斯山脉的山麓景色,是一个可以静静思考世界末日以及如何阻止它到来的舒适之地。

马斯克对通用人工智能危险性的看法,源自他早年投资了一家名为DeepMind的伦敦初创公司。DeepMind由哈戴密斯·哈萨比斯(Demis Hassabis)创立于2010年。哈萨比斯曾是国际象棋天才,后来成为电子游戏企业家,拥有计算机科学学士学位和认知神经科学博士学位。他的直觉是,通过从人类大脑的工作方式中汲取灵感,DeepMind可以让通用人工智能成为现实。当时DeepMind的使命宣言是如此大胆,近乎荒谬:“要解决智能问题,然后用它来解决其他一切问题。”

2013年1月,DeepMind推出的一款算法让计算机科学家们大为震惊。该算法自学了7款不同的雅达利经典电子游戏,其中有《乒乓》(Pong)、《太空入侵者》(Space Invaders)和《越狱》(Breakout)等人们耳熟能详的游戏。算法在其中3款游戏中取得了超人成绩。这一突破性的进展像发令枪的枪声一样在硅谷回响:关于通用人工智能的竞赛已经开始,硅谷的数字巨头们迫不及待地想要参与其中。

谷歌早就拥有高级人工智能研究实验室Google Brain。2014年,谷歌以6.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DeepMind。对于连一件产品或一美元营收都没有的DeepMind来说,谷歌的收购堪称金额巨大。与此同时,一直想要收购DeepMind的Facebook也建立了自己的高级人工智能研究实验室,由该领域顶尖研究人员之一扬·勒存(Yann LeCun)负责。

尽管从中获利,谷歌收购DeepMind仍给马斯克敲响了警钟。交易公布后不久,他在博客中警告称,“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快得令人难以置信。”“除非你直接接触过DeepMind这样的组织,否则你不知道它的增长速度有多快,已经接近了指数级。五年内就有发生严重危险事件的风险,最多十年……这不是狼来了的故事。”

马斯克是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的朋友。但他告诉记者,他担心佩奇的公司可能会成功创造出超人智能,然后失去对它的控制。即使这一切没有发生,马斯克说他也担心一家公司控制如此强大的技术会产生何种影响。

OpenAI投资者之一的马斯克

晚餐时,奥尔特曼向马斯克介绍了一位29岁的计算机科学家伊利亚·苏斯基弗(Ilya Sutskever),当时苏斯基弗在谷歌旗下的Google Brain工作。尽管很年轻,但苏斯基弗已经是人工智能研究领域的传奇人物:2012年,他帮助开发的人工智能软件在著名的ImageNet测试中获得了前所未有的高分。ImageNet测试主要用于评估人工智能识别1000种不同类型物体图片的能力。26岁的编程天才格雷格·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也出席了晚宴。他们都拥护马斯克对一种新型人工智能组织的支持,这种组织致力于公开研究,不受任何单一公司的控制。

那次晚宴促成了当年晚些时候OpenAI的成立。马斯克加入了OpenAI董事会,并被列为联合创始人。包括马斯克、奥尔特曼、布罗克曼、亿万富翁彼得·蒂尔(Peter Thiel )和LinkedIn联合创始人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在内的一批初始捐赠者承诺为该研究组织提供10亿美元的资金。苏斯基弗则成为了OpenAI的首席科学家。

微软的需要

2014年,纳德拉被任命为微软首席执行官后不久,就开始以人工智能为中心对公司进行重新定位。纳德拉宣布,微软的所有产品和服务都将“注入人工智能”并将人工智能称为塑造未来的三项基本技术之一,另外两项则是混合现实和量子计算。这位首席执行官看到了人工智能在整个公司业务中的巨大潜力,特别是对办公生产力软件和云计算服务的潜在影响,这两项业务加起来占了微软收入的三分之二。纳德拉不想把这块地盘拱手让给谷歌或其他科技界竞争对手。

微软拥有一个长设的研究组织,在世界各地均设有实验室,致力于研究从虚拟现实到网络安全再到人工智能在内的先进技术。但是作为一个公司,微软最感兴趣的是“增强人类智能”,换句话说就是狭义上的人工智能。微软实验室并没有产生像DeepMind和Google Brain那样的突破性技术。微软有时给人传达的信息,通用人工智能不切实际,不值得追求。

但在追求通用人工智能的过程中置身事外给微软带来了一个问题。围绕着DeepMind和Google Brain的一系列技术突破让人们产生了这样一种看法:Alphabet在狭义人工智能应用领域也处于领先地位,这让Alphabet在招聘学术界最优秀的研究人员以及推销自家云服务方面拥有更多优势。2016年,DeepMind旗下的人工智能算法AlphaGo在围棋中击败了世界上最好的人类棋手,进一步巩固了这种看法。大多数人工智能研究人员曾认为,人工智能系统要想在围棋比赛中与人类平起平坐,至少还需要10年时间。“收购DeepMind是谷歌有史以来最好的营销支出,”旧金山人工智能公司Pathmind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尼克尔森(Chris Nicholson)如是指出。

纳德拉必须做点什么来提升微软研究人工智能的诚意。2016年,他对公司研究工作进行了重组,成立了一个专门研究人工智能的独立机构,并将其应用于必应搜索引擎和Cortana数字助理等微软产品。纳德拉还每周召集公司高管开会,讨论公司人工智能项目的进展情况。但这些都是渐进式的改变,微软在人工智能领域仍然缺乏宏伟目标。


标签
今日要闻
YY天堂网荣誉出品 ----------------------------------------
友情链接:水车租赁3找顺鹏 张一一的流水修真生活 ks6899企业邮局 老崔后院 双戴龙 海洛因炖鸡 狂仙独尊 红玉头冠 斯克瑟隆废墟 qq三国扇舞精元 逸品馆 强爱 冒牌剑仙 夏筠怡 星恒网赚 嫉海 赵锡永真实身份 夏怡然 霹雳鞭 护花奇缘主题曲 圣人湾 战亚楠和班梦阳 ntmssvc 芝元玫瑰精油软胶囊 手机定位只需手机号找林兰 韩天卓 旅行者阿豆 ldareuno 邪气公子 七乐彩胆码 pure炎亚纶 皇帝怎能不风流 卓越巫师之油 辣车网 宜宾大恒影院 进去后兴奋疯了 嘴里臭气熏天一个穴位就搞定 孟聂嘉 何为不负阎罗不负卿 前田庆次身高 innersy 慧眼问道txt 末日记事 南国购 越妇言 江诗宇 剑君魂珠的作用是 情剑天下txt 郑先珉 李民基烟熏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