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博士奶爸的一天:论文职称的焦虑 vs 家人的支持鼓励

更新日期:2019-04-16
募格学术

本文为募格学术原创,转载请在文章下留言

这是我博士毕业后,众多普普通通日子中的平凡一天。

 

雨已经断断续续地下了一个多星期。周六早上,暗灰色的集云层还一直低低地压在城市的上空飘荡,周身都能感受到潮湿闷热的空气。一个尘埃尽洗的早晨,我并没有感觉多少清爽宜人,只是觉得头痛。


儿子一早上就要求我带他一起玩,我以还在下雨搪塞过去了。其实让我十分头痛原因有许多,最主要是因为一个月前收到的SCI审稿Major Revision意见。从接到大修的邮件开始,我已经整整写了近18页的审稿意见回复。


有几个reviewer的意见切中要害,刀刀见血,让我感觉似乎应该把论文当初原生构思的idea进行彻底地否定。这是一种怎么样的痛,论文写到这里,已经是骑虎难下的绝望了。含有This email is simply a reminder that your revision is due in twoweeks on XX-Aug-XXXX.”语句的邮件,成为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时刻悬在我的头上,让我惶恐不安。

 

改论文改得崩溃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半年的实验,四个月的撰写,投稿到现在又是三个月过去了。眼看着修改论文的提交截止日期不远了,怎么能不让人心急如焚。如果不能按期提交,这篇SCI论文就不可能被录用,这篇SCI论文不被录用,就达不到副高职称评审的条件,也就说又要继续维持一年讲师的状态。

 

而我是在考博前恋爱,读博时结婚生子,不能结束博士学习生涯就意味着整个家庭需要跟着我一起处于一种不确定的状态。有一个所谓的博士定律:如果不知不觉走上了读博之路,那么在博士毕业之前完成恋爱结婚也许比较明智。而按照这个定律,我不但实现了恋爱结婚,连生子也完成了。所幸的是,虽然我延期毕业了,但最后总算还是毕业了。

 

可以大概估计一下,如果一个人在高等教育阶段一直不停歇地读书,且学业基本顺利,那么他在博士毕业时也是接近30岁的人了,而我个人则是工作后考研、再工作再考博、读博的情况,年龄就更不用说了。

 

如果不在整个读书阶段遇到合适的另一半,至少是找到一个可以谈恋爱的对象,那么在博士毕业后不但需要适应新的就业环境,而且还需要面临组建家庭的问题。在努力工作争取能做出点成绩的同时,还需要考虑恋爱婚姻和家庭的问题,应该说压力也是很大的。把工作、恋爱、结婚、生子和买房等人生大事全集中在毕业以后完成,负担更大。或者说,如果把自己孤立于社会和人生常规轨迹之外,读博时将自己的状态和同龄人相比,又会多了一些焦虑。

 

因此,本人一向顺应自然的规律,在什么年龄就做什么年龄事,不需要顾及博士的标签,该恋爱就恋爱,该结婚就结婚,该生娃就生娃,一切随遇而安。但此刻,我怀疑我的决定是否正确,有时候,家务事确实也牵扯了一些个人精力。

 

但我本来博士毕业就晚,如果评职称也继续延期,那么步步晚的叠加与累积效应,肯定会对我的学术生涯极为不利。这怎能不让人心焦!

 

而内心焦躁更深层次的原因是,这是篇本年度申请副高职称满足必备条件的最后一篇论文。虽然我的运气比较好,因为读博时万金油式的专业研究方向及略强的动手能力,被一位牛人邀请一起组团写本子,中了基金(非面上项目),副高职称的项目条件已经达到了。因此,该篇论文的录用直接关系到年内副高职称申请成功与否,可以说是最后的临门一脚了。

 

如果副高职称拿到手了,一个阶段的任务也终于可以告一段落了,那样就不用为了写论文而写论文,被迫功利地进行paper大灌水,我也可以做一些自己感觉兴趣的项目和研究了。暂时没了评职称和发论文等deadline压力,我也可以安静地坐下来一段时间阅读本专业前沿文献,心情舒畅地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如果副高职称通过,五年之后才开始正高职称的评审,至少升副高开始的一二年可以稍微安淡点。

 

自坐在电脑前面修改论文和回复审稿意见以来,我每天夕寐宵兴,一直感觉颈肩背部酸痛,这种酸痛延伸到大脑的两侧,脖子肌肉僵硬转动不灵活,转动颈椎咔咔作响清脆的沙沙声或者破碎的摩擦音)。视力也更加下降了,透过眼镜望远方感觉朦胧一片,不知道是不是水汽大的原因,但愿。模糊的视力,迷茫的人生。我知道我已经处于身体的亚健康状态,就算是硬如金属,在循环应力或循环应变作用下,也会在一处或几处逐渐产生局部性累积损伤,这就是所谓的疲劳。先产生疲劳显微裂纹,然后逐步扩展结构的破坏,到一定程度就发生断裂……

 

整个上午,我机械地查阅资料,脑子大多时间一片空白,没有任何想法。我呆滞着看着电脑屏幕,修改论文和撰写修改意见的效率极底,几乎处于停滞状态。

 

中午,我的食欲很低,闷闷不乐吃了几口,夹花生米的筷子好几次打滑,滚落在餐桌上。坐在餐桌上的妻子和儿子看在眼里,似乎若有所思。

 

午饭后,我继续还在电脑前耗费着时间,4岁的儿子突然推开门,闯进到我的书房。他奶声奶气地说:“爸爸,我看见雨没有下了,我想出去玩。”我头也没抬就回答:“找你妈去,我还有事。”儿子急促地以小大人式的口气训诫地说道:“不要玩电脑了,有蓝光,注意保护眼睛!”我突然一楞,无奈地回答:“爸爸可不是在玩电脑,是在改论文,做正事。”我转念又想了想,小心蓝光是电视里曾经出现的一句广告语,心想这小子在下雨的日子里看了不少电视了,应该到户外去转转了。

 

我于是问他:“你想上哪里去?”

“去蓝天白云下,去可爱的大自然里呗!要不我们钓鱼去?”

我笑笑:“爸爸钓鱼可不会,但我从小钓过小龙虾。”

正在阳台洗衣服的妻子听到了我们的对话,她中气十足地对我们说:“有张有弛改论文的效率才会高,老窝在家里,时间长了,人也疲掉了。你出去转转舒缓一下心情,多钓几只小龙虾,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晚上我给你们做大餐,吃好有劲才能继续写下去。”

 

看着小家伙一脸期盼的神情,我望见窗外树木的枝条上饱含着的雨水缓缓滴落着,小区里小池塘里的水几乎已经齐了堤岸。我决定,说走就走,反正出去走走总比枯呆坐在屋里浪费时间强。

 

我从家里拿了点猪肝、线和捞网就带着儿子出发了,穿街走巷,坐上公交车,七拐八拐离开了城市中心,走到了一条林荫小道上,把他带到了郊区一大片湖泊。下车后,我在路边捡了几根竹棍,让他扛着,他蹦蹦跳跳地在前面开路,不多时就看到了我们要去的严西湖。

 

我和儿子拨开一片茂密的菖浦和芦苇,找到了一个封闭的小水塘,水面看起来浑浊不清,包含了许多泥沙,极有可能存在小龙虾。把东西在小高地上摆好,我将线的一头系在竹棍的前端,另一头绑上猪肝,以试试看的心态把线放开投到了水里。我和儿子一人分了几个钓竿。我叮嘱儿子不用握住竿子,只用静静地看线有没有动静。

 

线沉下去的地方刚开始平静如镜,我以为要等一会儿。谁知道,线沉下去大概没有过10秒,线往下一沉,接着就开始不停地有节奏地抖动。儿子一边把手放在嘴边对我作“嘘”的动作,一边兴奋地拼命扯我的衣服。我示意他慢慢地提升钓竿,然后悄悄地准备好网子。当钓线整个快出水面时,我从快速地把网子伸到水下,从底向上将诱饵捞上来。我们一起朝网里看时,一只又红又大的小龙虾出现在捞网里。儿子拍着手,看着网里的龙虾,非常高兴。我把那只小龙虾放在桶里时,儿子看了又看,一副爱不释手的神情。就这样,眼疾手快的我们不断地投饵,起竿,捞虾。小龙虾,这水世界的呆子被不断地钓了起来,儿子和我的欢笑声也一直没有再停过。

 

最后,我们结束清点战果时,大概钓了一百三十多只小龙虾。当我们恋恋不舍地离开时,儿子问我:“爸爸,你怎么知道这里可以钓到龙虾。”我笑笑说:“这是你爸爸小时候成长的地方,从小就捞鱼摸虾。我们小时候可没有像你们这样忙,没有这么多培训班和电子产品,成天就是在田野里玩耍。”


儿子听了,一脸羡慕的神情。这时候,我看见晚霞已经染红了天空,倒影在清凌凌的水中更显得绯红;缭绕于四面的各类水生植物和山林,倒影在清凌凌的水中更显得碧绿。我知道,儿子想必也看到这么副初夏时的画卷,并将这一幕牢牢地锁定在童年的记忆里。

 

“下次再带我去那个地方玩吧,我好喜欢那里!”。在晚饭桌上的我们大快朵颐小龙虾时,儿子如是说。看着妻子和儿子快乐的表情,我也被感染了,一上午的颓废和沮丧被扫地以尽。

 

饭后,我正陪着他玩大吊车,他突然问我:“爸爸,你不改论文了?”我一听,立刻像弹簧一样从地上站起来,重新坐到电脑前开始改论文了。看来,就算是再难,也只有挺下去。

 

于是,华灯初上,我重新又精神抖擞地开始噼里啪啦地敲击着键盘。

 

一个月半后,我的邮箱里收到有如下字样的邮件:”Dear Dr.XX, It is pleasure to inform you that the mentioned article has been accepted for publication in the journal…”

 

经历了这么一段,我对科研生活可能之于生活节奏和轨迹的困惑解答了不少,同时生活节奏和轨迹之于科研的疑问也减少了许多,这些活节奏和轨迹包括婚姻和家庭(如果更广义一点,也包括恋爱)


科研工作期间是很辛苦的,而看来有了相互支持和融洽的婚姻家庭关系,在我修改论文快要改到崩溃时,这些可以使我容光焕发充满活力。在自己遇到困难时,孤军奋战无处排解,如果此时有自己的家庭给予坚强支持给予有效鼓励,即便帮不上大忙,在精神上得到的安慰也能使我不怯弱地停下脚步。

 

也许家庭生活,陪伴父母,个人形象…等等这些东西和我科不科研一点关系都没有,关键在于我自己怎么去经营自己的人生道路,困难是做人生是常常会遇到的。我不能需要找借口,而诋毁科研和博士的生活,如果我连自己的生活都照顾不好,怎么能应对科研以及事业的挑战!


好吧,我不是一个人在写SCI论文!

 

作者简介:晨星,男,湖北武汉人,副高职称,博士,硕导,IAMG(国际数学地质协会)会员。目前研究方向为地理信息数据挖掘与知识发现、地学信息三维可视化。


微信改版后,为了避免错过精彩推送

强烈建议大家将我们设为【星标】

如下所示,或直接点击公号名进主页

没有更新看不到星标,也可以设为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