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命运的归命运,自己的归自己

更新日期:2019-04-18
读者原创版

文丨不眠

 

又到一年年终,公历即将跨过一年,农历新年也终于不远,各个媒体平台公号的盘点早就准备好了,大家集体挥手告别2018年,暗暗对2019年比心:新一年,麻烦对我好一点。


但在这个新旧交替、温情泛滥的节骨眼上,我每年都牟足劲想和我的父母好好谈谈。

平心而论,我父母都是很好的人。


对比沉默的大多数其他人的父亲,他爱开玩笑也幽默,愿意解答我在工作中遇到的疑惑。


我母亲喜欢和她的朋友们一起玩儿,人漂亮温柔可亲,连我的朋友们也都喜欢她。

看上去他们是通情达理的组合。


但我们几乎没有谈成功过。

 

我父亲喜欢开玩笑,可是这些玩笑会不会让我开心呢,这不好说。


小时候说我长得丑之类,长大了之后,就用玩笑讽刺我能力差劲,工作赚得太少还加班,长进不够多,视野太狭窄,他知道的事情我都不知道……


有时候让我很别扭,但他会说:“多大的人了,玩笑都开不起,还能和别人好好相处吗?”


我尝试着和他沟通:“你试着看看我的优点呗?”


他回复“你要在打击中成长。”


我母亲对别人非常好,对我的朋友们也是,甚至当着我朋友的面会说,我这也不行,那也不如人,我朋友一看就多好多好。


场面非常尴尬,无法接话。


我也曾尝试和她沟通,但我妈说,这就是人情世故。



 


小时候我经常自我反省,总觉得自己真的不够好,这也不太行,那也不太被喜欢,我如果变成XXX是不是我爸妈就会很开心了?


一直到我高三。


高三毕竟是个很重要的点,家里严阵以待,我却生出些叛逆的心来——我谁也不想讨好,我要考得远远的,重新开始。


所以我真的考得挺好,也跑得蛮远,在大学开始重新塑造自己。


我发现自己喜欢的,也真的挺放飞自我,但等寒暑假一回家,就像被关进鸟笼的金丝雀,好吃好喝,却飞不出父母画好的笼子。


自我越发生长,与父母的裂缝就越大。


吵架已经是每次见面的必演剧目,更不必说有多少次自以为平等的沟通,最后变成我单方面受训。


再后来,我工作,住在家里一段时间。


我感觉自己仿佛变回了小学生,生活的事事都要被指导和管教。


我曾以“自己已经工作,是个大人了”这样的命题和他们进行探讨,结论永远是:我们就是你的父母,你再大也还是必须听我们的。我们是对的也是对的,就算错了,在你面前,也是对的。




 

在父母这里受到打击,我一直缓解的办法就是看动画,似乎在那个造梦的世界里,所有的温暖我都能感受到,于是慢慢从慰藉成为习惯。


不久前,我看到皮克斯的动画短片《bao》。



虽然境遇不同,仍然感同身受。


我有个朋友,与母亲关系很不好,她看了这个短片,泣不成声,告诉我,皮克斯太好了,她不想要大团圆结局,因为那样才够真实。


可我觉得还是有个美好的结局比较好。


毕竟父母是我们的命运,我们不能选,也不能舍弃,更多时候,甚至连平等沟通也是困难的。但终归我们还是要爱自己,舍弃那些不好的,然后带着自己珍惜的,努力前行。 

作者|不眠

每天在睡不醒和睡不着之间摇摆

梦想做一条有用的大咸鱼

也许你还想看这些你见过海王征战四海,你见过海王做家务吗?不成功的人多了,我算老几?车马邮件都慢的年代,出远门要把钱缝在裤衩里你以为是学校扼杀了你的才华和勇气?可醒醒吧!

身似肥宅却想颠倒众生不是罪,但你首先得放下那杯奶茶

不作死就不会死,活着不好吗?!

你拿着鞭子,还口口声声说爱?

一生一次的“爱恋”别让男孩们成为女孩最大的威胁

“等上了大学就轻松了” ——可拉倒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