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 | 穿云箭上的手工耿

更新日期:2019-03-19
正午故事



编者的话:2015年后,直播和短视频逐渐形成为影响广泛的社会生态。2018年,河北保定定兴县的焊工耿帅以他设计制造的不锈钢“无用良品”红遍互联网,成为了“手工耿”。他的生活变了,又好像没变。疲倦与兴奋,茫然与希望,热的凉的,实的和虚的,都交替缠绕着他。




穿云箭上的手工耿


文 | 张莹莹



1


手工对应时间。一个拨浪鼓,一人一天半;一个脑瓜崩,一人一天;这是做熟了的,做新的要更久,像棒球帽上钉俩小镜子的“美女偷瞄帽”,一人半个下午加半个早上。这些计算好了,就是整块时间的规划,加上没有情绪的执行。


秋天的下午,耿帅和耿达各自面对工具,没有话。耿达在院内,蹲坐在浅绿色塑料小凳子上,用一个多小时打磨四个拨浪鼓,而后关掉机器,伸胳膊伸腰摸烟打火呼出烟气,烟头抛在地上,踩着拧几下,再蹲坐小凳子,继续。耿帅在工作室内,坐在盖了紫红软垫的黄椅子上,把一个拨浪鼓的曲面和平面焊接在一起,嗒一声,灼目的白光闪一下。有时他戴护目镜,有时不戴。光亮与声响匀速向前,嗒,嗒,嗒,读秒一样。


耿帅和耿达是兄弟,相差三岁,爷爷和父亲是焊工,他们也是焊工。“少说话,不惹事,多干活”是家庭长年训诫,耐心和沉默被磨出来,耐不住也没办法,总归是盯牢一根管子,一毫米一毫米焊完。电焊讲究技术,温度和电流的控制,手法的选择,好的焊工焊的管子绝不漏水,看上去规矩平整,特别漂亮。手上留下疤痕,焊的时候烫的,切不锈钢的时候刮的。


院门临街,院子狭长。相邻的人家为了遮挡,都做了影壁,瓷砖是龙凤呈祥或者日出大海的纹样。独耿帅家的影壁是铁皮做的,涂了大红漆,中间鼓起一块,金色蓝色三层圆圈围着一颗金色的五角星,旁边是耿帅的大字,“盾”,“美国队长在此”。水泥地上摊着三四把电钻,立着两台打磨机、两台冲铣床,电线交织在一起,和“盾”一起示意这是个钢铁之家。院门外有时经过一辆家电下乡的车,播着敲锣打鼓的音乐,有时是扩音器里嗡嗡的人声,“收长头发——”


在耿帅和耿达出生的河北保定定兴县农村,女人们在家接服装活,男人们在外安装消防器材,给初中毕业年轻人的选择不多。无非学门手艺,找份工作,攒出房子,娶个媳妇。


耿达说话,常以“我们村里”开头,他留着短发,眼睛细长,说话慢条斯理,显着顺遂,平和,得到母亲偏爱。耿帅大脸,大眼,大身板,一说话就像带着隆隆的回声。他不甘愿接受平庸与困苦,总在渴望更好的、尚未发生的生活。16岁之后,他们跟着父亲到处打工,经常是北京,偶尔也去得更远,譬如甘肃。焊管道,装壁挂炉,工作之余就是玩手机。


2012年,耿帅注册了个微博,名叫“闲扯里跟儿愣”,他常想逗乐,譬如那些“坐拥千万住宅”的客户,和他“接触短短时间总会拜他为师”,“师傅,这壁挂炉是原装进口的吗?”小段子稀稀落落发了一年,粉丝百十个,有个演员给他点过赞。他常觉压抑,“马上就要到而立之年了,还能改变人生吗?”


2017年6月,耿帅开始玩快手。个视频是个用管钳搭起来的蚂蚱。接下来他发布了140条视频,展示了自己手工做的几十种设计,大部分是不锈钢材质,都很重,闪着金属多遍打磨后的冷光,它们使耿帅的粉丝越来越多。 


2018年5月后,耿帅“红”的速度加快。5月26日,他上了快手的公号,标题是“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荒谬的人啊哈哈哈”。9月8日,他作为“发明界的泥石流”,上了微博热搜榜42位。10天后,他的“脑瓜崩辅助器”上了热搜榜16位。那几天,他的微博粉丝从2万增加到30多万。


9月22日,中秋节假期,他参加了快手举办的乡村市集,在北京朝阳大悦城地下一层摆摊。他的摊儿夹在几家卖饭的、一家卖酒的还有一个摆满粉红铁椅子的演出场地中间,没什么人。他在快手和微博上都发了条视频,“还没开张,有点尴尬了”,也就一两个小时,微博上千次转发,人涌过去,跟他打招呼,都是头一回见面,却像老朋友那样亲热地喊,耿哥!耿哥!有人从上海和西安飞到北京,和他说几句话、合了张影又飞回去;他像个吉祥物一样被团团围住。晚上,他和耿达住进了快手安排的酒店,觉得酒店“干净,奢华,打滚都行”,他一边吃打包回来的卤煮一边直播,粉丝说,耿哥飘了飘了!他笑着,飘了吗?脸红红的。他真没想到自己弄出这么大阵仗,那几天,连和他合影的视频都上了快手热门。


耿帅一直不太自信,接到快手邀请时他有点犹豫,还是耿达劝他“见见城市”。上一回他到朝阳大悦城还是一名焊工,这一次,他是个明星。三天摆摊结束,耿帅在朋友圈里发了几张和粉丝的合影,都是洋气的城市年轻人,皮肤白净,顶着精心打理的发型,男孩子都穿着富于设计感的衣服,女孩子都涂着口红。


又过了几天,9月29日,他上了腾讯新闻头条,这使他穿越短视频的“次元壁”,变成全网意义上的广为人知。当天发布的视频,“地震吃面神器”,拥有至今最高的播放量,超过1100万。立刻,全中国数得着的直播平台、大大小小MCN、各种各样的综艺节目,带着合同,都来找他。


耿帅红了。用他的话说,“终于站起来了”。疲倦与兴奋,茫然与希望,交替缠绕着他。这一个多月,他的眼睛都红红的。他的生活变了,又好像没变。还是在自家临街的小房子里干活,从早上8点到晚上7点。电焊的气味,弥漫在空中的金属烟尘,打磨时喷溅的火花,一点五毫米厚的不锈钢板切割时的声音。


耿帅在制作“脑瓜崩”,这是他最受欢迎的作品。


耿达在制作拨浪鼓。


耿帅的工作台。



2


想比做花费的时间更久,只不过有时候看起来像是在无所事事地刷手机。各处刷国内外的视频,不一定哪个就给了他启发。母亲说他,怎么老玩手机不干活?耿帅不说话,一直干活的耿达说,别看我哥好像这会儿没干活,其实比我还累呢。


做比想琐碎。拿“偷瞄帽”作例子,动手好几天前,两个白色小圆镜已经快递到家了。耿帅把拨浪鼓焊完,交给耿达打磨,开始在小圆镜框上钻眼儿。先试手钻,不动,又用电钻。细长的螺丝穿过小洞,在另一侧以螺母固定。那是个很小的缝隙,螺母固定上,差不多花了20分钟。支撑杆与螺丝接触面很小,掉了一回,焊接两次。外面的套杆两端切割时有毛刺,打磨三次。回复微信略分了神,两个垫片的位置焊错了,再做一根。


10月23日上午10点多,耿帅做好了“偷瞄帽”。他到几十米外的十字街,10块钱买了6串糖葫芦,山楂的,西红柿的,山药的,他喜欢吃甜的。这是短暂的休息,然后,他拿起三脚架放在房间中心,对着手机镜头,寻找与镜头的合适距离、谈论帽子的合适姿势。


当初上快手,是基于理性的考虑。这款软件的朋友告诉耿帅,别的软件里都是明星,快手不一样,都是平民,只要你拍得有意思,也能上热门。最初的作品也都是理性的产物。材质做工原料,方方面面耿帅都考虑得很清楚。用不锈钢而不用更便宜的铁,是因为人工贵,不锈钢持久、漂亮,与人工更匹配。用螺母而不用整块不锈钢,因为螺母像积木,个头均衡,可变性高,拼接起来比用整块不锈钢板更显层次。而后是品类,得实用。


耿帅做了螺母拖鞋,不锈钢钱包,螺母弹弓,螺母手链,螺母指尖陀螺。螺母拖鞋一些细小部件设计比较复杂,暂时搁置;后面四样——“实用四件套”,他觉得一定很有市场:指尖陀螺正在流行,再说,哪个大老爷们儿不喜欢弹弓和炫酷的手链呢?至于钱包,更是实用性十足、人人需要的东西了。他觉得这些一定能卖很多很多。他把它们拍成视频,发上快手。


视频播放量挺高,评论都觉得这些不锈钢小物件很好玩,但跟耿帅预期不同,没人觉得它们”实用”,也没有人买。


做东西、拍视频都要投入,包括一台三千多块的新手机。最初他有两万八千块,到2018年春节,就剩下一万。他有了很少的顾客,每月十来个订单,大多是单价60元的弹弓和手链,还有人嫌贵,“一把螺母顶多10块,你焊焊,给你20总行了吧?”偶尔有人买上千元的加特林(一种旋转机关枪)模型,几百个螺母焊成,做一个要三天,算是难得的大单。


2017年夏天,他做了个切西瓜拍,双手高举狠狠拍下去,切成八块的西瓜剩下四块,另四块都掉地上了,他伸手挽救,也没有用。这个徒劳的视频上了热门,许多人评论,“哈哈哈哈哈”。耿帅发现,视频要幽默的,要让人看了开心的。


耿帅逐渐触摸到新媒体传播的门道,也不断获得粉丝的反馈。因为粉丝建议,他做过一个“护腚神器”(牛皮和铆钉组成的裤衩),还有一个不锈钢“黄瓜定型器”,样子很像安全套——纯粹搞笑,一点用没有。


粉丝逐渐增多,但耿帅感到迷茫,粉丝三万时他想,到七万就能赚钱了,没有;十万,没有;三十万,没有。粉丝到五十万时,他想,是不是到了一百万还这样?还是没有人买他的钱包和弹弓,只有些付两三百块的人找他发朋友圈广告,卖玉,卖烟,卖小饰品,出于慎重,他都没接。


今年五月,耿帅的粉丝达到了130万。直播的收入比较稳定了,差不多够他养家。产品不卖就不卖吧,因为粉丝不断的催更,他做了一些知道无用但好玩的东西,譬如不锈钢“纸飞机”,不锈钢大风车,不锈钢拨浪鼓,统称“童年三件套”,还有菜刀梳子,更长的砍刀梳子,菜刀手机壳,“让人变聪明”的金字塔形不锈钢头盔……上万评论称它们是“无用良品”。这些东西带着超拔于生活的的浪漫气息,令人印象深刻。连县城里开滴滴的年轻人,村里开饭店的大姐,都知道耿帅做的是“没用的东西”。


其实他还想“有用”,像“便携小板凳”,能让人在等车的时候坐在自己脚上;“吃西瓜神器”,能接住西瓜流下的汁水,还有地方让人吐瓜子,这两个东西没准还能量产,耿帅想,但反响平平。反而是他“随便想想”的“脑瓜崩辅助器”——戴在中指上的不锈钢套,能把玻璃杯弹碎——去大悦城看他摆摊的人十个有八个都想要。


耿帅觉得,至今他也没摸清楚他的粉丝喜欢什么、会买什么。但拍了140多段视频,他积累了很多经验。“偷瞄帽”其实是帽子上加了后视镜,但耿帅赋予了它更具噱头的功能:偷瞄美女,满足性格内敛的男生的需要。


开拍前的重要步骤是打理发型,手将额头右上角的头发往后梳,又摆了摆脸旁的那一缕。明星身旁总有造型师跟随,面对镜头的耿帅却只有他自己。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这么开头,声音诚恳,俨然这是个严肃的发明。介绍部分拍完了,他从角落里拿来补光灯,就是个照灯,焊了个不锈钢架子,又让耿达拿来拖把,拖把架在画上眼睛口鼻的灯上,几乎是瞬间的决定,视频中灯“当”成了美女。他调整小圆镜的角度,拖把照灯美女小小地出现在画面中。


“又琢磨呢”,耿达小声说,他走出房间,轻声关上了门。耿帅习惯了一个人拍视频,到今年初才不得不让耿达帮忙,对着镜头和弟弟,他总不太自然。


视频长一分多钟,拍摄用了50分钟。耿帅先趴在院子里一张大桌子上,又在台阶上坐了一会儿,重播,挑选,剪辑,37分钟后,这段视频发布在快手和微博上。19分钟后,快手播放量超过20万次。他对这个数字并不满意。


5天后,他的“搓澡剑”视频又迎来一次小高潮。


耿帅在制作“美女偷瞄帽”。


工作台的架子上放满了耿帅的作品,其中悬挂的“雷神包”颇受欢迎。


菜刀手机壳,耿帅最被粉丝称道的作品之一。


3


一进大厨饭店他就被注意了。饭店刚装修过,白瓷砖白墙面,在村子里显得出众。中间一桌六个人围坐,青灰色的烟雾在半空里飘。耿帅坐下,要了一盘拔丝地瓜。他握着手机双手打字,一瓶白酒撂在他桌上。“意思一点!”原本六人中的一个招呼着。


耿帅赶紧站起来,“我不喝酒我不喝酒”,但酒已经倒上了,他只好喝下,又笑着敷衍几声。一个包间敞着门,门后的俩人轮番身体后仰来看他。


又有人来打招呼,“一米几?”

耿帅又赶忙站起来,“一米八几”。


来人说,在耿帅“这么”高的时候就见过他了,右手比划着记忆中的高度,到胸,到腰,“那时你还是个小孩!”


耿帅脸上含着一个笑容,露出他有点乱的牙(红了之后,总有人在评论或者直播里建议他整整牙)。他不善寒暄,但努力周全。用在村里跑车的王师傅的话说,耿帅是个“特别特别老实”的人。他从小就压力重重,因为母亲要他考上县城的初中,果然去县城上了初中,母亲又要他考上高中。中考前夕,他扁桃体发炎三天没吃东西,折腾到输液,觉得要死了。他决定辍学,钱被偷,他从县城走了十几公里回到家,在日记里写道,以后没上学也别后悔,因为此时此刻你非如此不可。


找不到工作,着急,挣钱不多,着急,找不到对象,着急。谁都想往高处走,但他在父母期望的压力下却找不到往上的出口。当地风俗是本命年不结婚,他记得23岁那年他还没对象,家里急得好像没有了明天。终究他在23岁结了婚,仓促地。一天在网上看到个问卷, 长这么大你觉得最对不起谁?他想了想,谁都对得起,就对不起自己。太听话了。


耿达结婚、兄弟分家后,耿帅有了更急迫的动力:弟弟的生活条件比他好,出于当哥哥的强烈自尊,他渴望追上兄弟。门脸房改成工作室,做些市面上见不到的东西,他下了很大决心。他不想再当一个“听话的老大”了。


“谁也管不到我了。我谁也不听,我想搞铁就搞铁,搞不好以后再去搬砖,反正怎么也是穷,再穷再苦也经历过。”


那时他留着中长头发。他喜欢长发,又知道村里家里很难接受,中长是个妥协。当粉丝越来越多,他再没有剪短。到头发长到肩头,他红了,各种各样的人来找他。有电视台找他上节目,他觉得还得答题,学历也不是那么高,算了;有公司要为他写歌,他说自己唱得不好,对方说,我们有修音师!还有人要找他拍电影,他一想,录个视频说几句话都要20遍,算了吧。


记者都来了好几拨,还有《华盛顿邮报》。他以为会是个中国人,结果来了个外国人,带着个翻译。外国人先看了他的视频,看得哈哈大笑,又问了他一些类似怎么喜欢发明的、喜欢的发明家是谁之类的问题。耿帅说,他不觉得自己是发明家,“发明家”得是特别伟大的,像袁隆平那种,像他这样的,顶多是设计。


他发现中外记者关注的点有微妙的不同,最明显的是美颜,外国记者问他,怎么看拍视频和直播都要开美颜。中国记者没有人问这个。好像这是普遍的、约定俗成的事情。


耿帅回答,他觉得开美颜很正常,就像明星们出来都要化妆一样。


也是那几天,耿帅发现,村里的人对他改换了眼光:小伙子不错,他就是跟别人不一样。

 


4


那个直播平台的人从广州来到保定,在晚上十一点给耿帅打电话,你现在有时间吗?耿帅想了想,“有”。那人打了辆车,预计在午夜十二点到达耿帅的家。但十二点,他告诉耿帅,车在黑暗中行向反方向,此时掉头,到他家得凌晨两点,只好作罢。


他们在第二天中午见面,耿帅把那个年轻的男孩招呼进斜对门的大厨饭店,要了一盘果仁菠菜,一盘京酱肉丝,一道干锅牛杂配饼,他们喝着凉啤酒,谈论了一会儿的主播们。


2015年后,直播从一种消磨时间的娱乐方式,变成一种影响广泛的社会生态,一些人因为直播一夜爆红,赚到了传统行业想都想不到的钱。2018年4月,相关部门对直播有了的严格管束,一些人倏忽消失,用从业者的话说,“凉了”,“凉透了”。


快手粉丝达到两万时,耿帅开了直播,挺长一段时间,他的直播间里只有几十个人,收到一两百块的礼物就很开心。那也是他的迷茫期,手工作品卖不出去,琢磨着靠直播贴补点家用。每次直播前他都要纠结一会儿,不想按下按钮,但那一阵过去了也就好了。对着镜头,对着粉丝的提问,有时他会结巴,或者陷入找词儿的停顿,但他逐渐找到一种独具风格的聊天方式:一本正经地讲话,听着听着,又觉得哪里不对,终于确定,这是个笑话——而后屏幕上会出现一堆“哈哈哈哈”。礼物常常在这样的时刻到来,收到穿云箭(一枚2888快币,相当于人民币288.8元,主播与平台五五分成)这样的厚礼,耿帅会放“硬曲儿”来烘托气氛,最常用的一首,是五条人的《阿珍爱上了阿强》。


“阿珍爱上了阿强,

在一个有星星的夜晚。

飞机从头顶飞过,

流星也划过那夜空。”


耿达说,直播得放得开,有些事别看得太重要,说白了,就是台上做戏,台下做人,直播时是一个人,日常生活是另一个人,这才行。他觉得哥哥最近有进步,但台上台下还是没分开。前阵子有个大哥,刷了不少礼物,耿帅想谢谢他,蹦出一句“祝你健康”。耿达见过别的主播,能说一长串吉祥话。


耿帅尽力了,虽然直播依然是他的短板。在快手上他有两百万粉丝,但直播间的人数除了上腾讯头条那天到了一万,其他时候总在一千到三千之间徘徊。和他拥有差不多粉丝数的女主播,直播间里能有三四万人,唱唱歌,喊几声“家人们”,能收到比他多得多的礼物。他自然有点羡慕,但直播时,面对那些刷礼物的“大哥”,他又总是说,够了够了,别送了。他觉得“礼物”是平白来的,有点虚。


他知道那些直播间里要礼物的方式,号称要扎爆一个气球,礼物刷到多少就扎,其实直到下播也没扎;或者叫爸爸。有主播劝过他,能捞赶紧捞,不知道哪天就捞不着了。他觉得眼光还是要放长远,拒绝了。耿帅有一种朴素的交易观:双方对等。他三千块的国产手机直播总卡,有个粉丝送了一部苹果7,他收了。儿子出生,对方发来2800元红包,他不要,1800,不要,后来人家生气了,耿帅收了200。双十二,天猫打算拍卖一些他的手工产品,钱的去向给了他两个选择:收下或者捐出。耿帅说,那就捐出去吧。


耿达说,你图什么呢?你很有钱吗?


耿帅说,应该回报社会。也许是“装大方”。他愿意自己姿态好看。


和直播平台的人谈过知名的主播,他们又谈到广告。耿帅得知一些主播做广告,就说饮料广告吧,就是直播时拿起来喝一口,一小时喝三回,钱就到账了。


“就这么简单?”耿帅说,一脸惊讶。


过往他总为钱发愁。在焊工的世界里,钱以时间计算,16岁他刚开始工作时,一天10块,这些年经济环境改变,人工费高企,渐渐变成一天100块,近两三年达到一天150到180块。耿帅的父亲五十多岁了,还在北京工作,一个月做满了,也就是5000块左右。终究是有数的。


现在,不一样了。对“红了”的耿帅来说,钱不再以时间度量,而是以“影响力”,只要他继续红下去。


耿帅说,还有一些短视频平台想签他,发布他的短视频作品。


直播平台的年轻人说,那是耿帅最值钱的部分,条件达不到,免谈。他说了一个巨大的数字。


“是吗?”耿帅又惊讶了,“我的视频那么值钱吗?”得到肯定的回答,他又问了第三遍。


上腾讯新闻头条后,国内数得着的直播平台、短视频平台和MCN都来找他,有的开出的条件称得上诱惑,有的则令他恼火。


他正在这些高高低低的数字里摸索自己适当的价格,身边没有人可以商量。有个粉丝的父亲是律师,帮他看了看一些平台发来的合同,明确了一些他实际上已经知道的事情:四五年的长约最好别签,一手要包下你的约也不靠谱。耿帅今年30岁,从16岁起,他从不偷懒,从不游手好闲,一年只在春节休息一个月,终于出了头,发光发热就在这几年,他很清楚这分量,又多少觉得惶惑。


饭吃得差不多了,那位直播平台的工作人员建议耿帅看看天才小熊猫,觉得他可以向那个方向发展。耿帅去看了天才小熊猫的微博,最初几分钟,他甚至不太看得懂那些长图文是在广告什么。


五天后,耿帅在直播中谈起天才小熊猫。他在微博上关注了小熊猫,后者也回关了他。他们聊了几句,耿帅向这位前辈,成名多年的大V,请教每个刚刚尝到成名滋味的人都会遇到的问题。前辈告诉他,要保持自我。


工作室墙上,曾给耿帅刷礼物的人的名字和ID。


耿帅正准备拍摄“美女偷瞄帽”视频。



5


耿帅穿上牛仔背带裤,套上黑外套,戴上墨镜,骑着电动车出门。不远处一家电器店成天放着《卡路里》,旁边有几家卖火烧的,卖糖葫芦的。有天他去买糖葫芦时被人拍了视频传到快手,成了当天热门。他真的红了。风把他的长发往后使劲儿地吹。腾起的属于村庄的泥土紧紧跟随着他。那个瞬间他是个显而易见的、特别的人。


五月,他的第二个孩子出生,是个男孩。晚上,耿帅会抱着孩子溜达一会儿,“又是个老憨”,他说。孩子不怎么哭,也很少笑,总是睁着圆眼睛看来看去,像他们家的男人,不说话,心里很会琢磨。耿帅给儿子取名“浩特”,“浩”是补一点五行中的水,“特”,他希望他特别、独特、不一样。


那天晚上,我们在大厨饭店吃了最后一顿饭。耿帅的妻子是个小巧安静的女人。我问她喜不喜欢耿帅做的东西。


她停住了筷子,抬起头,“一……”又顿住,改了口,“有的喜欢,有的不喜欢。”

“那你喜欢哪个?”

她愣了,很快地笑了一下。


创造是愉快的,也是难以交流的。耿帅喜欢一个人静静呆着,他比喻创作就像做饭,如果在一个干净整齐的厨房,这是锅这是勺这是调料,做饭是享受。可是现在不一样,各种事,各种人,各种头绪,不断上涨的名气不给他休息的时间了。


他有了一些选择,目前想的还是先维持,不要动。任何改变都有许多不确定性,他想缓缓,小心地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还有,要低调,这一年,太多主播起来又凉掉,那是他的前辈,都是历史,都是经验。他打电话把正在北京干活的父亲叫回家,父子三人会成为一个小团队,开个淘宝店,接些手工作品的订单。“虚”的、更大数目的钱还在向他挥手,但具有实体的东西更能令他安心。


三个晚上里有两个,八点半左右,耿帅按下直播,最初的那阵纠结过后,进入了另一个状态也就好了。十点左右直播结束前,他会挨个感谢刷礼物最多的榜一榜二和榜三,“差不多该下班了”,他常这么说。其实“红”是一份时时无休的工作。直播的一个半小时里,他尽量让气氛热络、愉悦,时不时,《阿珍爱上了阿强》响起。直播间里有人建议他把这首歌换掉,用得太多了。耿帅说,他很喜欢,次听就喜欢。有时他会等到歌词唱完再按停止键。


“虽然说人生并没有什么意义,

但是爱情确实让生活更加美丽。”


来自耿帅的问候。



—— 完 ——


题图:耿帅在打磨“脑瓜崩”。


全部图片由作者拍摄。



相关阅读




今日推荐
----------------------------------------
友情链接:倩女幽魂五行计算器 jf 男乒退赛球市骤冷 韩剧空中之城 卡普奇诺清除砖块 南方批八字1 木子卡盟 逆之魔魂 水口山oa 红楼新梦 金笔点龙漫画全集 徐师昌 兰夜心 乌尔兹 孽兽行 快感方程式快播 六脉修神 合租 名还行营销网 三邦车视电影爱奴新传 三朝红颜 刘秋彤 resistere 杨秀情 张诺溪 卷帘绿魔易爆点 雷帝逍遥游 鉴鬼录 皇后当自强 庄巧涵第二季 枪王回春器 胡雪 曾昭颖 左慧玲 排列三杀号专家neiba 李素拉申东烨 潘梦莹照片及其果照 hp霍格沃兹荣耀 袁瑞娟 罗七生活网找房租房 加瓦克希 刘筱希 虚空龙鳞 嫉妒的密码国语版 科技修仙录 zuoyuewang 那个男人的谎言音译歌词 相晓冬 章慕良 凯柏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