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 | 回村看羊羔

更新日期:2019-03-19
原平故事

欢迎投稿

讲述原平精彩故事    展示原平锦绣河山

介绍原平经典风物    弘扬原平菁华文化

长期征稿,附带图片,欢迎原创。

邮箱:718070459@qq.com  微信:zhtixj

作者:田    野

今年寒食节,我回到相别四十年的故乡。一来为祭奠亲人上坟,二来寻找儿时看羊羔的梦。进了村,静悄悄的,一点动静都没有,我怀疑是不是走错村了。于是我的心悲凉起来,这就是我四十年前的家乡。

四十年前,“一百五”这天,正是村里羊群出地的日子,全村会沸腾起来。阳婆还没出宫,整个山村就笼罩在薄雾中,这给寂静的山村披上了神秘的面纱。不一会儿,狗叫了,鸡叫了,羊叫了,牧羊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形成一首牧羊晨曲。

各家的羊儿,慢慢地,从四面八方吆出来,犹如小溪,流入村中央的粪垳。一时,粪垳上,铺上了一层羊毯。粪垳中间,先到羊群的羊羔,身上打的红抹,真红的,红艳艳的,就像一朵含苞欲放的花朵,挨着花朵旁边是打着黄抹的羊羔,恰是一丝丝花蕊,在打有绿抹的羊羔叶的陪衬下,分外光彩夺目,在羊群的背景上,俨然一幅牡丹富贵图。这时,一只母羊叫起来,咩咩,声嘶力尽,呼唤着家里的羊羔,给人以苍凉悲伤,这不亚于李白笔下的猿鸣泪沾裳。在它的引逗下,两只、三只都叫起来,咩咩传到村外。不一会儿,羊群躁动起来,母羊急着想返回家,寻找失去的爱。

站在粪垳上的孩儿,欢呼雀跃,高兴地跳起来,不停地叫好。惹怒了放羊的,叫骂声,起哄声,羊叫声,交混在一起,不知道是骂人,还是骂羊。冷不防,羊倌被大羊撞倒,仰面朝天,啃了满嘴土,孩儿们暗自叫好,看你再骂我们!羊倌赶紧起来拦羊群,要不起,恐怕被羊踩死哩!原先的一幅群羊山水画,一时被撕扯得支离破碎,好像大型运动会团体操表演,翻错牌,一会儿红,一会儿绿,一会儿黄,阴差阳错,美极了!站在高处的我们手舞足蹈,对自己家的羊羔赞不绝口,“我家的羔好看”“我家的羔厉害”,争得面红耳赤,快要打起来。

这时,有只羊羔不听话,被挨了一鞭,三扁头哭了,再加上四黑眼的火上浇油,“你不说你家羊羔厉害么?”三扁头跑去抱羊羔,自己喂养,不受羊倌的气,你可知道羊羔是他的命!因为他上书房还带着,老师还打过他呢。大伙左拦又挡,三扁头疯了一样跳下垳沿去,要抱羊羔。谁知,一下去,哪能找到,三扁头被羊群挤散了,四黑眼也哭了,大伙埋怨,“你得顶命”。过了阵,三扁头被羊托了起来,就像小英雄雨来。只是灰眉处眼,好似土地爷。大伙都看他,他还做鬼脸笑呢,谁能骑羊!好戏完了,大小羊分开陆续离开,我们恋恋不舍,再见了,我的玛尼亚,再见了我的伙伴。

“ 嗨!老伙计甚会回来的?”打断了我的美好的童年回忆。

“这不是三扁头嘛。”我还认的。

“四十年了,还记得看羊羔不?”

“哪能忘记,现在看不到了。”

“能,到我家!”

原来,三扁头养起羊来,成立了农村养羊专业合作社,养着二百来只。

“还给羊羔打抹不?”

“全是咱的,用不着!”

哦,社会在发展,人在进步,时代变了,三扁头也变了,穿的一身中山装,光眉俊眼,脸红扑扑的,刚从镇上开会回来,一点不老。“咱也算是个官!”三扁头自豪地回答。啊!我的家乡,根生土长的地方,我不由自主地唱起了《黄土高坡》……(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简介:

田野,原平人,供职于税务局,爱好写作。


更多精彩,请点击下方蓝字:

村里住下工作队“成精狐”

大道口是个响当当的村名

暑假里玉福哥翻山架梁

还我一个真相

冰天雪地套“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