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雪凌:石榴花开浮龙湖畔

更新日期:2019-03-19
太阳雨文学

石榴花开浮龙湖畔

作者/耿雪凌

《石榴花开》是一部跨度半个世纪、以鲁西南黄河故道为背景的长篇叙事小说,《石榴花开》的故事发生在浮龙湖畔。

我婆家是浮龙湖畔的一个村寨,老公同村的发小,我该叫做四哥的一个人,是个老文艺青年,自己家族故事丰厚,忙于政务,又自谦文疏才浅,一遍遍地讲给我听,逼着我写。四哥的家族故事里“姥娘”是核心。姥娘是个有故事的女人。在无数个白天和黑夜,我被“姥娘”故事激动得热血沸腾、寝食难安。但怯于姥娘故事是个体量庞大的工程,怯于自己功力单薄,虽无数次蠢蠢欲动而又打了退堂鼓。直到2013春天,草长莺飞的四月,姥娘这个人物形象像一颗按捺不住的种子钻出地面,石榴的形象也随之呼啸而出,穿透我的胸膛。我知道,是该写石榴的时候了。不写出来,折磨的不再是讲述人四哥,而是我自己的懦弱。我用了大半年的周末和节假日走遍了黄河故道浮龙湖畔的村庄,遍访80岁以上老人。我的婆婆和我的大姑姐们也都是会讲故事的人。她们身为黄河故道的知情人,她们十分乐意向我诉说她们记忆中的一切,她们道听途说的一切。回老家,茶余饭后,或在月明星稀的夜晚,在绿树成荫、花香果香烂漫的院子里,喜欢听婆婆和大姑姐们说家长里短,讲陈年芝麻谷子事。当然,我也广泛搜集阅读了那个年代的历史资料,县志、史志和类似的写乡土题材的名家小说,像《白鹿原》、《红高粱》以及写黄河故道文化的一些相关书籍。大半年的时间,笔记资料记了三大本。直到2013年的11月底,在一个冬日的深夜,我安静下来,坐在电脑前,开启了石榴家族命运故事书写。最初,我给小说的名字叫《故道》,初稿完成是在2015年底。

《石榴花开》来源于四哥的家族故事,他的姥娘即是小说中的女主人公石榴原型,小说中的姥爷生活原型实为四哥的爷爷,是当时敌占区的区长,为了创作的需要,我把他们嫁接成了一家人。至于大麦小麦和鲜花,至于我那些舅和姨,至于麦芽等一众人等,他们生存于黄河故道这片土壤,他们都是鲜活的生命,是有血有肉的人,但她们必定也不是生活中你见到的那一个。但可以肯定地说,她们都是有生活原型的。大麦小麦是我听来的人物故事,她们身上有我姑姑的影子,有我童年闺蜜母亲的影子。瞎子四舅的原型是我童年记忆里的说书人,神婆的原型是我童年闺蜜的姐姐,遭遇黄皮子的九舅原型是我童年伙伴的弟弟,三舅的原型是我勤劳的父亲,麦芽的生活原型是我童年的闺蜜。石榴家族中的一干人等,是众多黄河故道人的浓缩和代表,是众多黄河故道人自强不息精神的承载和延续。还是那句老话,写作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从真实到虚构,表达的不仅仅是现实,而是超越现实。

《石榴花开》的架构也是石榴,这种果实本身的结构给我的启发。作为树木的石榴在黄河故道浮龙湖畔是极为常见的,农家小院多喜欢栽植几株石榴,既赏心悦目又有果实的丰收。石榴外形虽然是个多面体,但看起来浑圆,它色泽鲜艳,饱满美观。石榴籽粒繁多且晶莹多汁,一道道黄色的膜把籽粒分开,粒是甜的,膜是苦的。小说的结构正是“模拟”石榴的结构设计的,二者天然地貌合神似。像石榴的果实一样,石榴一家人口众多。石榴花开的叙述对象是石榴一家,包括石榴父母、公婆、丈夫以及她生养的十九个儿女和十九个里孙外孙。时间的回溯和前置,空间的交错和颠倒,人物的纠葛和事件的缠绕,都是一道道很好的“膈膜”,它既保证了家族成员的相对独立性,又把它们血脉贯通组织在一起,从而达到了个性和集体性的统一,一个个籽粒晶莹透亮,合起来又浑然一体。《石榴花开》的叙事结构被文艺评论家邵子华教授亲切地称为“石榴体”。邵教授是这么说的:《石榴花开》继承了传统线性叙事的清晰和现代空间叙事的多变,巧妙地处理事实时间和叙事时间的关系,实现了时空意识的融合,创建了一种新型的叙事结构---“石榴体”。 《石榴花开》站在民间的立场上,以“我”的所见、所闻、所感引导叙事,采取内外视角交叉、多元叙事视角交织的个人化诉说,拓展出黄河平原上一个平民家族的深邃、醇厚的文化内涵,《石榴花开》也因此达到了家族叙事的新高度。

石榴家族经历了黄河决堤、千里饿殍、兵匪横行、情欲交祸的蹂躏,但是,我们听不到这个家族的呻吟,即使有败坏也是訇然的倒塌。石榴家族基本的生命精神就是坚韧地活着,有尊严地活着。对待生死福祸,横竖都淡然处之。《石榴花开》是一个关于记忆的故事。发生在黄河故道浮龙湖畔方圆几百里、纵横几十年的故事,我放在一个名叫石榴的女人的家庭里来写。在这个关于记忆碎片的叙述中,我是一个叙述者,旁观者,同时也是这个庞大家族中的一员,参与其中,深陷其中。石榴花开》所描写的是很有华夏民族代表性的黄河流域文化的近代历史变迁和当地人民繁衍生息的历史进程,代表了齐鲁大地非常具有乡土情怀的鲁西南文化的脉络与国家一带一路的方向完全符合具有很高的内容塑造和开发价值

创作《石榴花开》的的初衷就是反映鲁西南黄河故道文化,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单县人,有责任有义务去挖掘关于黄河故道更深层次的人文情怀。在这部小说中,我用地道的方言,用丰富的民间俗语,植根于鲁西南黄河故道醇厚的民间土壤,把黄河故道的风土民情,市井百相,民俗流远,人生况味,以及琐碎的生活场景和细枝末节,都描述得细致入微。我把单县牌坊、老君庙和浮龙湖等地理标志巧妙融合文中,使整部小说更具地域特色,即散发着浓郁的地域色彩,又彰显时代特色。从风土民情、人文地理到对黄河故道人自强不息的人文精神的解读,对宣传黄河故道历史和文化,都有良好的品牌效应。

《石榴花开》原名《故道》(期间也命名《往事如风》),入选山东省作家2017年定点深入生活签约项目。根据《石榴花开》章改编的中篇小说《石榴》,获“喜迎党的十九大”主题文学征文奖;根据《石榴花开》第二章改编的中篇小说《大麦小麦》,刊发于《湖南文学》2016年7期主编头题,入选《齐鲁文学作品年展2016》,并获《齐鲁文学作品年展2016》作品奖,获大美菏泽征文小说故事类一等奖。根据《石榴花开》第四章改编的短篇小说《麦芽》,刊发于山东《牡丹》文学和河南《木兰文学》。《石榴花开》掌阅电子书上线以来,广受好评。《石榴花开》也引起了影视媒体人的广泛关注。

生命中的一切遇见都是缘分。《石榴花开》创作基地是在风光旖旎的浮龙湖,人物故事根植于浮龙湖畔。浮龙湖,古孟渚泽遗址,一颗镶嵌在黄河故道历史深处的璀璨明珠。历史上有无数高士名人隐居于此。舜师单卷,道祖老子以及容成子、大书家雷鲤等都曾隐遁于孟渚,文人墨客游猎赋诗者更是数不胜数。浮龙湖管委会2015年有幸被批准为山东省作家单县创作基地。《石榴花开》采访和修改的过程中,得到浮龙湖管委会的大力支持和关注。2018年5月,盛逢第七届浮龙湖文化旅游节,《石榴开花》研讨会暨影视推介会在浮龙湖管委会的大力支持下,顺利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文学评论大家、专家教授、学者和文学爱好者,相聚浮龙湖畔,为《石榴开花》提出诸多宝贵修改意见。

《石榴花开》和浮龙湖有着美丽的遇见和缘分。有着“古泽之首,养生天堂”美誉的浮龙湖用它深厚的文化底蕴蕴育滋养了《石榴花开》,《石榴花开》为浮龙湖插上想象的翅膀,《石榴花开》和浮龙湖相得益彰。《石榴花开》是长在浮龙湖畔的一株石榴树,是开在浮龙湖畔的一树石榴花,是从浮龙湖历史深处走出来的有着旺盛生命力,有着自强不息精神的一代代女人。她们生活的土壤也许曾经贫瘠过,艰难困苦过,但她们的今天,是石榴花开别样红,是累累硕果,她们在金秋十月的和煦阳光里,在浮龙湖畔,风韵妖娆,仪态万方,吸引着四海来宾,八方游客。


简单的生活


  作者:耿雪凌,女,山东单县人,乡镇干部。山东省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山东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小说散见于《湖南文学》《短篇小说》《山东文学》《牡丹文学》《齐鲁晚报》《深圳晶报》等省内外报刊杂志,出版中短篇小说集《爱情不说话》。

1、本平台纯公益性质,已经开通原创保护,留言和赞赏功能,所有来稿必须原创。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体裁不限:散文,小说,新旧体诗歌,时评,摄影等均可。

2、来稿请用文档或纯文本格式,并附上个人简历(100字以内)及照片一张。稿件请勿一稿多投,作品一旦选用,将择优刊发在大型文学纸刊《湖西作家》上。
3、 稿酬由读者来定,超过十元赞赏按四六分,作者六,四作为平台运作,不愿打赏请注明,稿酬以红包形式七天后发放,没赞赏就没稿酬,敬请周知。
4、投稿邮箱:604659375@qq.com,衔文字结巢,只因与你相遇,感恩有你!

太阳雨总第876期

顾问:于非鱼  秦闪云

总编:睇人

编辑: 旭日东升  鲁子

朗诵团队: 李栋 王玺 刘宗英 静好 坦然 李莉 王爱英 薛静 许修亚 于海洋 老牛 李锦涛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耿雪凌:时迁夜戏土财主 赚得金银满钵归

耿雪凌:害亲兄恶牛三施暴,申正义顾大嫂惩凶

耿雪凌:《大麦,小麦》(下)

耿雪凌:《大麦,小麦》

耿雪凌: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