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种好设计 | 指尖所触,一念之慈。

更新日期:2019-03-20
生活周刊


荷花茶席


提起卢志刚,更为人所熟悉的一个身份是建筑师。在这一身份上,他已经凝聚了太多光环——“中国建筑学会青年建筑师奖”,“中国100位最具影响力的建筑师”,入选“新中国新建筑六十年六十人”,入选《建筑中国六十年·人物卷》……


出人意料的是,在大型建筑物上挥洒自如的他,对于小物件也同样痴迷。他喜欢细细摩挲木椅的扶手,勾勒憨态可掬的摆件,考量木器一毫一厘的细微差别。

2012年,是卢志刚踏入建筑领域的第15年。这一年,他成立了米丈堂木作工坊,正式进入了家具设计的领域。“米丈”之名包含了来源于西方的长度单位“米”与传统中国的“丈”,象征着东西方两种审美趣味的融合与共生。


山水归


而“木作”二字,则代表着中国传统的建筑文化——传统中国习惯将建筑、家具及生活物品统称为“木作”,其中,建筑是“大木作”,建筑陈设则是“小木作”。当被问及他是如何实现从“大木作”到“小木作”的转变时,卢志刚表示,这两者所用基本的设计方法是一致的,最大的不同在于“尺度”。


建筑学习惯从大到小地做,但对于产品而言,大与小的层面是同等重要的。正如路易斯康所说,所有的感官里面,最重要的是触觉。建筑的触觉和产品的触觉是完全不一样的,产品的触觉更为敏感、细腻。



缘圆椅


从定下工坊之名那一刻起,卢志刚就已经将自己的作品与中华传统牢牢地绑在了一起。可以说他的作品传达出的是一种传统的触感:诸如“缘圆椅”颇具道骨仙风,“三象几”带几分出世莲花的超然,“孔子摆件”显出儒家气韵……

三象几


中华传统文化在本质上是一种规模巨大且持续的融合,卢志刚则以此为养分,将传统思想的种种质素融入作品之中,通过设计将其呈现出来。


但他最想传达的,是传统文化中最基本和普世的内涵,即对于生活当中真善美的追求。对他来说,物并不仅仅是物,它往往裹挟着造物者本身的情感和思考,他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因此对使用者的生活产生一些良性的触动与影响,这也是卢志刚为“米丈”的理念——“一念之慈,万物皆善”所做的注脚。


大哉孔子摆件


传统是卢志刚作品的灵感之源,但他并非照单全收,而是有选择地继承。卢志刚表示:“每一个物件的诞生都有它特定的使用场景,当这种场景发生变化的时候,它要么被淘汰,要么跟着变化。


在当下的时代,人们的生活方式产生了巨大变化,因此对家具的要求也会有非常大的不同,西方极简主义和功能主义的现代家具在战后风靡全球,而东方繁复的传统家具在现在的生活中却基本成为了摆设。”


吉祥十二生肖


因此,他认为我们应当致力于将传统的精神内涵与当下的使用功能相结合,设计出体现中华传统触感,富于精神内涵、文化识别度,又有极强的使用功能的产品。

卢志刚

上海米丈建筑设计事务所有限公司创始人、总建筑师

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工程师

Q:你在建筑领域已经取得了十分耀眼的成绩,为何会产生从事家具以及摆件设计这一想法?

A:未来社会的发展非常快,会进入一个跨界融合的时代,各专业之间的界限将被打破,不变的是,我们创新和改变世界的能力。建筑学是一个古老的学科,在时代浪潮中,建筑学也将会发生很多变化,我们现在所做的就是基于自身和建筑学的背景与长处,做上下游的延伸,聚焦的仍然是生活美学的各个方面。设计没有边界,只有我们的眼界和意识会有界限,不仅作品需要被突破,界限也得被突破。


衣帽架·泉涌

Q:从建筑设计到家具、生活物品这些“小木作”的设计,你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A:在做产品的过程中,遇到的最大的问题是材料。对于木头这个特定的材质来说,我们原来的研究没有这么透,所以在木头习性的掌握和处理上面我们花了很多时间。但这种材料知识的累积,反过来对我们的建筑设计也有非常大的帮助,我们因此确立了以后自己建筑设计重要的一些手段和语言。


米局·明


Q:“米丈堂木作”以传统木作为养分。在中国传统木作中,你最喜欢哪个朝代、哪种形式的木作? 

A:我们没有特定地去重点研究某个时代的木作样式和特点,因为每个时代的样式和方法,都有它非常特殊的烙印,有它时代本身的特点。我们更倾向于研究木作本身的一些基本规律,包括中国传统对于木作结构和样式的处理方式,它的造型特征和艺术表现。明式的简洁和清式的繁复都有它产生的背景条件和继承发展,也有自身的优点和缺点,所以我们所做的事,就是客观研究这种发展脉络,然后做好新的继承和发展。


花间几


Q:你的作品具有很强的人文性,也都十分独特。可否谈一谈你的灵感是从何而来的?

A:我经常去全国各地看各种类型的古代建筑、庙宇和博物馆,也会阅读大量的相关书籍。在中国丰富的留存当中有很多可以借鉴和汲取的营养,我们都是生活在当下的人,对当下的生活是没有障碍的,所以将原本传统的东西和当下的生活进行连接,是我们设计灵感的主要来源。现在没有任何一个东西是全新的,都是在原有东西上的重新组合和进化,这也是我们设计的主要的着力点。

Q:对刚刚走上设计道路或即将踏上这条道路的设计师们,你有什么建议?

A:要做既有惊喜又恰当的设计。我们对设计的理解就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设计既要给人带来不一样的感受,又要满足最基本的功能要求。现在很多设计是过度的,所以我觉得设计师应该做一些朴实而有温度的设计。

 延伸阅读:

本文刊载于《生活周刊》1753期,图片由受访者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并注明“来自生活周刊,微信号lifeweekly1925”。